北京快乐飞艇官网|快乐飞艇怎么计划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首 頁    人大概覽    重要發布    地方立法    監督廣角    選舉任免    決議決定    代表工作    市縣人大    機關建設    理論研究    媒體關注    專題集錦
圖片新聞 更多>>

省人大社會委組織人大代表觀摩...

姒健敏赴臺州開展安全生產工作...
省外動態 您當前位置:首頁 > 省外動態
新專利法呼之欲出 職務發明規定存爭議
_專家稱或致功利性專利及獎酬糾紛大量出現
發布時間:2019-04-12 10:12:00

  現行職務發明制度模式下并無對發明人的“風險分擔”機制,如果新增“采取股權、期權、分紅等方式”的獎酬,難免會使發明人更加“功利化”,并易造成非正常索酬糾紛。新增規定“疊床架屋”,極有可能導致大量“功利性專利”的出現,以及大量的“職務發明創造獎酬”糾紛。

  

  國家知識產權局局長申長雨近日透露,專利法的第四次修改有望于今年年內完成。“這次專利法的修改,對于科技成果的轉化、促進發明創造,意義重大。它將對發明者起到激勵作用,有利于創新成果的保護,更好地促進創新成果的轉化運用。”

  目前,十三屆人大二次會議已明確將專利法的修改工作納入今年的立法規劃中。

  新專利法呼之欲出,但熱議之聲不斷。尤其是此次修改距離上一次修改長達10年,科技進步與社會發展對知識產權保護的需求更為強烈,這也讓這次修改異常受人矚目。

  尤其是在鼓勵創新、保護知識產權與其他一些利益的平衡上,這次修改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或增單位創新成本

  專利法修正案草案中新增了單位對職務發明創造的處置權,以解決我國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科技成果轉化低,科研人員創新激勵不足等問題。

  新增規定為:單位對職務發明創造申請專利的權利和專利權可以依法處置,實行產權激勵,采取股權、期權、分紅等方式,使發明人或者設計人合理分享創新收益,促進相關發明創造的實施和運用。

  這一新增規定是否能如其立法初衷,完成對發明人、設計人激勵機制的完善,在一些專家看來卻并不容易,甚至有可能產生與立法原意背道而馳的結果。北京務實知識產權中心程永順主任就是這一主張的持有者。在近日北京務實知識產權中心主辦的“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為專利法四修建言座談會”上,程永順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應當保持原專利法的現有規定,刪除上述新增規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原法官、現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石必勝也支持刪除。

  在刪除主張者看來,新增規定首先并無必要性。有關職務發明創作獎酬問題,在現行法律規范中已有詳盡規定,體現在專利法實施細則和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中,同時這些規定在實施過程中并未引起爭議。

  其次,職務發明的獎酬問題本質上屬私權范疇,也即其是市場的問題,應該在這方面給企業充分的自主權,由單位與發明人就權利歸屬以及報酬事項進行約定,而非直接由法律規定。“這一新增規定是對市場的不當干預,增加了單位的創新成本,不符合市場經濟的理念。”騰訊公司高級專利顧問王為說。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現行職務發明制度模式下并無對發明人的“風險分擔”機制,如果新增“采取股權、期權、分紅等方式”的獎酬,難免會使發明人更加“功利化”,并易造成非正常索酬糾紛。王為認為,新增規定“疊床架屋”,極有可能導致大量“功利性專利”的出現,以及大量的“職務發明創造獎酬”糾紛。

  這也是北京市聯德律師事務所律師蔣洪義的擔心所在,原本不必要的糾紛有可能因此產生:“由于我國現行合同法對于非專利技術成果的獎勵有專門的規定,若專利法再對職務發明創造的獎酬加以涵蓋,容易在法律上引發對企業核心發明人重復獎勵的法律爭議問題。”

  這在原本職務發明糾紛就呈大幅增長的當下顯然是“雪上加霜”。近年來,在司法實踐中,企事業等單位不愿與發明人共享職務發明成果、發明人因職務發明報酬過低與單位對簿公堂、發明人刻意隱藏職務發明成果或私自將職務發明成果提交專利申請的案例越來越多。

  此外,還有專家提出新增規定勢必增加初創企業或者中小型企業的專利保護成本,給企業正常的發展經營造成不利影響。企業對于專利保護可能會有疑慮,從而尋求例如商業秘密等途徑進行保護,立法效果反而會適得其反。

  誠信原則不宜入法

  在此次專利法修訂中,“申請專利和行使專利權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不得濫用專利權損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或者排除、限制競爭”,被寫入修正草案。

  在中國政法大學張今教授看來,這是草案體現出來的一個“比較大的改動”。誠實信用原則在商標法中也有規定,“但從這一條文的規范構造來看,其屬于義務性規范和禁止性規范,與專利法的核心精神保護和加強專利權相違背。”張今認為,專利法是發明創造者的財產法,鼓勵發明創造,促進產業發展以及加強專利權人合法權益保護才是此部法律最基本的原則。

  “如果要規定專利法的基本原則,也應當首先規定最基本的東西,即保護專利權人的合法權益,其他原則應該排在這個原則之后。”張今說。

  這意味著如缺少基本原則,誠實信用、不得濫用專利權不宜直接作為法定原則寫入專利法。

  因我國反壟斷法第55條已有明確規定:“經營者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所以,也有觀點認為,專利權人利用專利權來實施壟斷或排除限制競爭的做法,應該由反壟斷法來進行規制。同時,現行專利法第四十八條規定:“專利權人行使專利權的行為被依法認定為壟斷行為,為消除或者減少該行為對競爭產生的不利影響的,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根據具備實施條件的單位或者個人的申請,可以給予實施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強制許可。”現行專利法本已與反壟斷法的銜接作出了規定,無需再作重復規定。

  華為公司知識產權北京分部部長閆新提出,本次修法主要目的之一是“促進專利的實施和運用,實現專利價值”。當前的主要矛盾是中國專利價值尚未得到足夠實現。即便有個別濫用情形,也可通過反壟斷法進行規制。加之這一條款含義不清,易造成執法混亂,不利于專利的申請、實施和運用。還有可能在實踐中導致專利權人的活動被不當限制。

  針對當前專利申請存在一些非正常申請/惡意申請的情況,王為認為,并非一定需要通過在草案中增加誠實信用原則來加以解決。“非正常申請/惡意申請是多種因素造成的,可能是出于惡意騙取補貼、資助,也可能是出于對專利制度理解不足,也可能是出于本身能力不足,并不能簡單將所有非正常申請/惡意申請歸結為不誠實信用問題。”

  最低賠償引發濫訴

  對于社會最關注的加大對專利侵權賠償力度的問題,修正草案也作出了回應。

  草案規定,對故意侵犯專利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權利人受到的損失、侵權人獲得的利益或者專利許可使用費倍數計算的數額一到五倍內確定賠償數額;權利人的損失、侵權人獲得的利益和專利許可使用費均難以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專利權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確定給予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相較于先行專利法規定的一萬元到一百萬元,顯然,專利侵權法定賠償最低數額被大幅提高,對于專利的保護力度大大加強。

  但也有來自司法實務界的專家認為,五百萬元的最高賠償額已經足以體現對專利保護力度的提高,無需劃定最低法定賠償額,更無需將最低法定賠償額從一萬元提至十萬元。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原法官張冰說:“法院系統在之前的案件審理過程中遇到過這樣的問題:在一個專利侵權案件采用的是法定賠償方法,但案件中涉及到的專利很簡單,無論從技術難度、生產的規模還有侵權時間來看,都達不到賠償10萬元的程度。法院最后也是酌情判決的賠償數額,沒有按照最低10萬元的限額進行判決。”

  這種對此規定極易引發濫訴,浪費司法資源的擔憂,也來自于一個事實:當前,我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一專利申請大國,但并非全球第一專利強國,許多專利的申請質量與經濟價值較低,“商業性維權”因此有利可圖,由此可能引發大量通過法定賠償最低額獲利的惡意訴訟。

  此次修訂中引入了部分外觀設計保護制度,被認為非常有利于滿足我國設計主體的創新需求,進一步提升我國的專利保護水平。很多專家更是認為應當以此修改為契機,引入部分外觀設計保護制度。

  部分外觀設計,是指針對產品的某一局部所作出的創新設計。從域外經驗來看,部分外觀設計保護制度在世界范圍內已經是一種相對成熟的創新成果保護制度。我國現行專利法及其實施細則只對產品外觀設計的整體提供保護,而對產品的某一組成部分的外觀設計不給予單獨保護。隨著我國創新主體的設計水平不斷提高,增加局部外觀設計可以更好的表現設計者的核心設計思想,從而保護核心的設計要點。

  中國社科院大學法律系主任、博士生導師李順德認為,之前專利法沒有引入部分外觀設計制度,是考慮到當時我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水平和行業現實需求,沒有達到對部分外觀設計進行保護的程度。但近些年,伴隨我國知識產權保護水平的提升以及產業實踐的發展,采納部分外觀設計制度的條件已經成熟,也勢在必行。

  一些專家建議將草案第2條第3款修改為,“外觀設計,是指對產品或其局部或部分的形狀、圖案或者其結合以及色彩與形狀、圖案的結合所做出的富有美感并適于工業應用的新設計”。








來源: 法制網 作者: 責任編輯:

[關閉窗口]

浙江省人大常委會主辦                浙江省人大常委會研究室承辦
技術支持:浙江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信息中心       浙ICP備05000002號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10054號

北京快乐飞艇官网 11选5开奖结果甘肃 澳洲幸运5基本走势图 中国福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彩赚钱的方法? 球探足球比分 重庆时时彩基本走势图360彩票 棋牌游戏赚钱 四川12选5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3d开奖结果 捕鱼高手